古特比临行前敞开心扉:我们有实力,但自己打败了自己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14:48:41 信息来源:   点击返回 >>
11月15日13:00,古特比乘高铁离开石家庄,从北京乘飞机回家。他离石前做的最后一件事,是出席永昌球迷联赛,为冠军队颁奖。古特比同永昌的合约已经到期,能在这样的情况下,出席同球迷的互动,传递出一个信号:古特比先生或许大概率会留下来,与永昌继续战斗。
 
古特比临行前敞开心扉:我们有实力,但自己打败了自己
说降级:本来有实力但自己打败了自己
 
永昌踢完中超最后一场比赛后,大部分球员解散回家,只有教练组和外援返回石家庄,而昨天也是古特比临行前的最后一天。上午十时,古特比在翻译的陪同下走到场边,观看球迷联赛的决赛。被眼尖的球迷发现后,围拢过来请古特比签名和求合影的球迷排起了长队。古特比满脸笑意地一一满足,看到一位熟悉的小学生,还热情地一把揽进怀里,摸摸了小家伙的脑袋:你长高啦!
 
古特比非常细心,他记得很多球迷,也记得很多细节,颁奖的时候,他一边送出奖牌,一边和每一个获奖者聊着家常。所以看到我,他热情打过招呼后,还认真地打趣:上一次采访的时候,你怎么中途跑掉了?
 
上一次见面是在永昌出征大连之前,那时候,古特比还开玩笑说,“真要打到最后两场比赛,你就不要再看了,压力太大了!”,可是,真的没有想到,这段征程如此艰难,结果又是这样难以令人接受。所以当古特比又问,“最后一场比赛那天,你哭了吗?”忍不住又有些酸楚涌上心头,于是只能狠狠点点头。
 
实力、运气、特殊的赛制、意外的出现,种种因素导致了冲超一年的永昌又返回了中甲,我请翻译告诉他,哭不是因为降级,而是感觉大家的运气太不好了,最后的结果配不上他们一年的努力。
 
然而,古特比不这样认为:“我觉得那些都不是主要因素,我们是有实力的,我们第一阶段就拿到了17分,但最后是我们自己把自己打败了。很多人习惯于将事情的发展同运气结合起来,但是我一直认为,你如果总觉得自己运气不好,运气也就会真的不好起来,所以越到困难的时候,就越需要有强大的心理、强大的自我,去相信自己会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。后面几场,我们一直在努力调整大家的心态,但是很遗憾并没有达到最佳效果,而且别的队都是30个人在踢球,而我们没有那么多可供比较的选择。”
 
古特比临行前敞开心扉:我们有实力,但自己打败了自己
说假期:不知道能否从心碎中走出来
 
古特比将近一年没有和家人团聚了,这次的假期会持续到来年的一月。他将飞往荷兰与家人会合。他说,妻子之前由于踝关节受伤,恢复的过程很漫长,又没有好利索,髋关节也出现了病痛,现在行走需要借助辅助工具。古特比有两个女儿,大的23岁,小的19岁,他非常想念她们。当我预祝古特比先生,能够度过一个轻松的假期时,他却坦白地回答:“我努力吧,可是会很难,因为我不知道能不能从心碎的感觉里走出来。也不知道能不能不去想以前和以后的事情,事实上关于下赛季的布局已经开始了,要看俱乐部未来之路到底要怎么走,我觉得我们现在不应该单纯地去考虑如何冲超的问题,而是怎么想办法继续发展巩固我们俱乐部的实力,要升入中超,留在中超,而不是上去、下来、下来、上去。我觉得这方面我跟俱乐部是有共识的,我们都尊重彼此的看法。”
 
尽管降级,永昌本赛季的表现,还是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,有媒体认为永昌就是中超球队中的一股清流。下赛季的中甲大概率仍旧采取赛会制,球员的变化、外援的配置、备战的计划,都将会在冬训到来之前浮出水面。
 
至于古特比,还有一件麻烦事在困扰他,那就是职业级教练的证书。今年中超期间,古特比就曾经收到中国足协的教练培训班通知。对此古特比无奈摇头,原来美国教练的最高级别就是A级,五年前才有了职业级,而且国际足联规定只能在所在国家或地区的协会取得,“我的教练证书是在美国获得的,这就意味着我必须辞掉永昌主帅,去美国大联盟找一份工作,才能继续申请职业级证书。或者在中国从头再考一次,但是,我都50多岁了,几乎不可能这样做。”古特比说,“作为一位带队参加过多届亚洲杯和世界杯的教练,我并不认为这是合理的,既然国际足联有要求,我也只能另想办法,单独申请,争取拿到职业证书。”
 
如果有大联盟的球队邀请你执教,你会怎么选择?我忍不住追问。
 
古特比说:“如果是现在邀请,那我会说NO。”
 
(转自《燕赵晚报》,记者:秘晓芳)